霏霏出 生

2014.12.16

今天,是我的寶貝魚丸的三歲生日,時間過得好快,轉眼間也三年了...

魚丸出生的記錄也拖拖拉拉的到現在才肯寫...

不是我懶惰,而是三年的時光終於讓我可以以比較平靜的心情來記錄,

但回想起來還是邊打邊掉淚...

雖然生了小孩後記性真是大不如前,

但三年前的這一天,我想我一輩子也不可能會忘記...

 

2011.12.15:40w+5d

今天,是我給自己的最後期限,肚子裡的小魚丸竟然還是不想出來...

好吧!看來不能再逃避了,今晚的產檢就要跟醫生商討催生事宜了...

吃完了晚餐,到了診所,進了診間,照例照了超音波,醫生說這照片是最後在媽媽肚子裡的樣子(可是後來他照片忘了給我,殘念...)

醫生二話不說就說:今天是來催生的後?

唉...看來是逃不了了...

內診一下,子宮頸仍然是維持著1公分,也撐太久了吧!

本來是預計明天再來催生的,但是因為醫生今天晚上也是值班,所以他就叫我直接留下來催生。

我大吃一驚!這也太突然了吧?!我都沒心理準備耶!

醫生說:生小孩本來就都很突然啊,像我昨天睡到一半也是被call來接生,我也覺得很突然。

好吧!雖然我真的超害怕,但也只好硬著頭皮上了!

首先要先用塞劑軟化子宮頸,之後再看情況打催生藥。

塞了塞劑之後我就到二樓護理站填資料和了解住院的相關事宜和費用,也訂了3天的住院月子餐。

然後被安排到待產室,這待產室我來過數次了,這次終於是為了生產囉!

換了衣服躺在床上,綁上監視器,Mr.Yu先回家去拿我的待產包,而我則是很害怕地默默等待陣痛的到來。

塞劑開始發揮作用,我開始出現宮縮,而且漸漸增強,出現高高低低不規則的山丘,宮縮指數最多有到120,但是還沒感覺到痛,只覺得肚子緊緊的。

因為我的乙型鏈球菌沒通過,還得要打抗生素。

後來開始打催生藥,希望催生藥打在我身上是有用的啊...我不想要剖腹!!

漸漸催生藥也開始起作用,我也覺得痛了...現在宮縮指數才60左右我就好痛喔..原來這才是真正的陣痛啊...

陣痛愈來愈強愈來愈強...一波接著一波,真的快要忍受不住了...

護士來幫我內診,子宮頸很頑強一直不願意開...我好想好想打無痛喔!讓我打無痛!我快痛死了!

但是一般無痛要等子宮頸開4公分(2指才能打),但最後我是開約3公分就打了~因為實在是太痛了啦!

每波的陣痛我只能用力握Mr.Yu的手,並且大力用拉梅茲呼吸法(雖然還是痛,但有一點點用,只有一點點...)

後來醫生評估我可以打無痛了,喔耶!快打快打!快來打吧!

麻醉醫生來的時候,說難怪我那麼痛...雖然我的陣痛指數只有75左右,但是因為幾乎一分鐘就陣痛一次,實在是很密集,所以就幫我打了!

打無痛感覺好像挺可怕,但是車醫師是很厲害的麻醉醫師,所以我也很放心。

打下去之後還是痛...我就說:怎麼還是痛啊?!

醫生說:減痛分娩又不是毒藥,哪有馬上打馬上有效的?

過沒多久後,果然疼痛大大減低,一開始還覺得肚子緊緊的收縮起來有點痛,到後來就沒什麼感覺了~

無痛分娩真是世界上最最偉大的發明!

醫生問我有什麼感覺?他說有媽媽形容,打完就像是從地獄到天堂!

我連忙點頭如搗蒜,真的!差好多!

我是大約五點多時打的減痛分娩,護士說有的人打了無痛之後因為肌肉放鬆,子宮頸會開比較快。

結果真的子宮頸有開較快,護士來內診說有慢慢在開。

現在陣痛指數到七八十我都覺得還可以忍受。忍不住再說,減痛分娩真是太美好了~(轉圈圈)

早上8:45,突然感覺肚子被人踹了一腳,還聽到監視器發出"咚!"的一聲,我破水了...趕緊叫護士來,一驗,果然破水了...

這時無痛剛好藥效過了,哇勒~好痛好痛!果然破水之後才三十多我就覺得痛到受不了...後來護士說可以再加藥,不早說...快給我加!趕快加!

等待加藥的那幾分鐘真是度日如年,破水後的陣痛真是太太太可怕了!拉梅茲也無法抵擋!

加了藥之後還要等藥效發揮,痛苦啊~

破水之後子宮頸開更快了...

後來不知為何中間小魚丸的心跳有好幾次一直往下掉...雖然我有吸氧氣也沒用,還要不停慢慢深呼吸,而且要側躺。

大約早上10:50我已經開八公分了,感覺藥效似乎有點減弱了,趕緊再加一次藥。

護士也來教我要怎麼用力把胎頭往下擠,還有等等在產房該怎麼用力。

這時小魚丸的心跳一路掉到60多,無論我再怎麼深呼吸都沒用...所以護士緊急把我推進產房,沒辦法再等下去了!

因為情況緊急,小魚丸的心跳一直都是60多...醫生也馬上衝上來,而且其它的護士也一直call人上來,產房裡一堆人,還有小兒科醫生,麻醉醫生...通通都在準備要急救...

我非常非常害怕!聽著寶寶緩慢的心跳聲,我真的好慌...因為我無痛還沒退,只能聽護士口令拼了命地用力!

這時醫生說不能等了,把Mr.Yu趕出去,說要開刀!不開刀會有危險!

當時的我只覺得晴天霹靂...但是也沒辦法...

Mr.Yu出去之後,醫生想了一下,拿出了真空吸引器,一堆人用力推我的肚子(當時害怕到感覺不到痛),我也只能用力再用力,啵一聲!終於把小魚丸拉了出來~

但是被拉出來的小魚丸完全沒有哭也沒有動,臍帶一剪,馬上被抱到一旁急救...

躺在產台上的我,連一眼都沒看到我的寶貝,只看到急救的地方一堆人圍著她,我也只看到她的一隻手和一隻腳,軟軟的,像個洋娃娃動也不動...我好緊張也好害怕,因為用力全身都在發抖,只能一直在遠方看著大家在急救。

情況很危急,一直call人過來,有看到小魚丸被插管,還有吸羊水,但她還是不哭也不動...

我心裡一直祈求觀世音菩薩,我願意把我的壽命都給她,我只希望她能活下來,請觀世音菩薩救救她...

此時醫生還在幫我清子宮和會陰,我也沒空管他在做什麼,我只是好擔心好擔心...

因為實在太擔心了,我完全沒有哭,我只是一直問:為什麼她沒有哭?為什麼她沒有哭?

恍惚中好像有聽到醫生說:她插管所以不會哭。

接著我就被推了出去,在推出去前我有聽到醫生說,心跳恢復了...

(我以為一切都會好轉,但是事情不如我所預期)

一出去看到Mr.Yu和阿姨,我終於忍不住放聲大哭~

他們都以為我是剖腹,但我告訴他們我是自然產。

因為自然產是馬上可以吃東西,雖然沒胃口,但還是勉強喝了一碗蛋湯。

Mr.Yu被叫去處理寶寶的事,我很擔心但是卻什麼也不能做...

電話聯絡我媽和公婆之後,他們表示晚點就會趕下來台南。

我先回待產房休息,Mr.Yu說小魚丸會先送新樓急救,等等救護車就來了。

接著我只能在待產房等待消息,不知情況如何了?

後來公婆和我媽都趕來了,大家都心急如焚,這時還送來月子餐叫我吃,我實在是沒有胃口...

不過還是勉強吃了一點,我告訴自己一切都會沒事的,會沒事的...

後來護士叫我去尿尿,努力了半天我只尿出了60cc,護士說太少了,所以我必須要插尿管。

媽呀~插尿管真是世界無敵的痛,真的好痛!!比內診痛多了...

插了尿管我竟然導出了1000cc的尿!好驚人!

之後我就移往樓上的病房休息。

中間都是跟Mr.Yu用電話聯絡,但我卻哪也不能去...

後來去新樓檢查才知道,小魚丸是食道閉鎖及氣管食道廔管,所以呼吸會漏風,也無法進食(無法吞嚥羊水),所以我才會有羊水過多的情形...

照超音波發現小魚丸胃裡有羊水,誤以為是她會吞羊水,其實羊水是從她的氣管嗆進去的,因此我的胎動才會這麼明顯(因為她不舒服...)

食道閉鎖一定得動手術,所以小魚丸又從新樓轉去成大準備手術。

不過成大的床位也是一位難求,等了大約四個小時,Mr.Yu才又叫了救護車轉院去成大。

到了成大之後,因為出生時有呼吸窘迫(缺氧),怕傷到頭腦,所以要暫時在醫院觀察。

後來Mr.Yu就回來了...我也累了一天,插了尿管我也都不用再起床,就好好在床上休息。

從晚上十二點睡到早上六點就起床了...一直覺得好像是場夢...我好希望是一場夢,我的小魚丸沒有不健康...好希望一切都能重來,只要小魚丸能變健康,我再痛一次也沒關係...

早上Mr.Yu說有事情跟我說,然後大家都跑了出去,只留我和他在病房裡...

對於小魚丸的事情我除了知道她被送去急救之外,其它事情我完全一無所知...

Mr.Yu先跟我解釋小魚丸的情形是食道閉鎖及氣管食道廔管

但她的情形很不樂觀...接生的醫生很不看好,急救的醫生也覺得糟糕...

Mr.Yu還問了他當小兒科醫生的一位長輩,也說不看好...

主要原因還是因為腦部缺氧,因食道閉鎖並不會致命,但腦部損傷才是最可怕的,

再加上她有抽筋一次,雖然抽筋的原因很多,但如果是因為腦部損傷才抽筋,那麼她是腦性麻痺的機率非常大!

Mr.Yu其實是想找我商量,勸我放棄這個孩子,想問醫生是不是不要接她的食道了,就讓她去當小天使...

因為如果她是腦性麻痺的話,她會一輩子受苦...既然無法給她健康的身體,更不想讓她痛苦一輩子。

其實我腦中一片空白,無法相信這種事會發生在我身上...

我經歷那麼多辛苦,那麼期待的孩子竟然要放棄...

雖然我最後還是答應去找醫生商量,但是我內心的掙扎真的很難形容,真的心痛!!非常痛!!

後來我媽進來看我,但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眼淚也沒掉...我只是覺得整個人很空很空...

然後我看著窗外的陽台,想說如果找機會往下跳,去陪我的女兒,會不會就不會這麼痛苦了?

我媽嚇得趴在我身上哭,叫我說話...

但我能說什麼呢?命運這樣開我玩笑,我還有什麼話好說?

等我回神之後我真的狂哭...大哭...哭得很用力...把所有的委屈哭出來...為什麼?為什麼是我?

本來我打算好好坐月子,不出月子中心的大門,

但是我媽問我要不要去醫院看看寶寶?(她沒說出口的是,也許是最後一面)

所以我還是全副武裝去醫院看小魚丸了~

看著她小小的身軀全身插滿管子,只包著尿布全身赤裸,身體周圍都放著冷水袋,還吹電風扇,

小小的手腳都凍到發紫,不時發著抖...

摸著她冰冷的小手,我開口說:我是媽媽...然後眼淚就不爭氣地掉了...

這是我和小魚丸的第一次見面,卻是那麼難受,那麼心痛...

護士遞上紙巾讓我擦眼淚,一邊跟我說明小魚丸正在進行的是低溫療法。

會客時間過了之後,大致上跟實習醫生說了我們的決定,

但因為主治醫生北上開研討會,所以跟我們約了明天的時間再來跟我們說明~

隔天,我們跟林醫生討論小魚丸的情形,林醫生真的是我們的大恩人,

他不像一般醫生都會把病情說很糟糕,反而是一直給我們信心,

跟我們解釋低溫療法的療效,還拿了文獻給我們看,甚至還播放低溫療法的影片給我們看。

影片中的小女生在經過低溫療法之後,現在已經是個很健康的孩子,

而且重點小魚丸缺氧的時間還沒有她那麼久~

那時醫生給我們看的資料是說腦損傷有分三級,小魚丸是最輕微的一級,

在沒有低溫療法的情況下有75%的機率會與正常人無異,但現在有了低溫療法,機率當然更提高。

醫生還說:隔行如隔山,其他人雖然也是醫生,但畢竟不是專門,也沒有在現場看過寶寶的情況,他們的建議聽聽就好。

機率這麼高,我們當然要賭一賭,不能放棄!

接下來就是低溫療法、食道手術、鼻胃管灌食、口腔復健...然後固定的發展評估...

過程雖然辛苦但我們都挺過來了~

這就是我最痛苦的回憶,一邊回想還是忍不住哭了,

但看到我的寶貝現在這麼可愛,所有的苦的都不算什麼了!!

在三年後的今天,我還是感激上天,更感激的是林醫生,你的恩情我們永遠不會忘記!

↓↓按讚加入小魚丸的粉絲團↓↓

霏常快樂的小魚丸

也可以宣傳你的粉絲專頁

    Mrs.Yu(魚丸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